袁葚

起死回生【医学院背景/混同/依旧AU+OOC】

Lyna正是老衲!:

【写在前面】

①这篇《起死回生》想说的是各种意义上的起死回生 想讲讲现在医疗剧聚焦的各种医疗问题 正文走清水和拉灯风 剧情慢热 主贺红  @削个椰子皮 椰子点哏 无责任小剧场会污 包括器械Play 多CP预警

②涉及到的各种关于医学专业知识都有查证 但不能保证准确度 还请不要较真 而是指正 本人只写我心里的CP的萌点 只写“我以为”的他们 也许OOC 也许AU 运用大概是设定的红毛姓名乔丹 而串珠依旧叫徐易 这回是亲生的兄弟哈哈哈哈 看客如不喜 那你就不喜吧哈哈哈哈哈哈哈 I DON'T CARE~

③可能涉及的CP有:贺红/贱炸贱/徐易林琛(年下预警)/祁放小报告/璟瞳/凌李(楼诚衍生)/睿馨(到爱的距离主CP而且是BG)/ 华音(暗黑者)/韩在俊朴勋(Doc异乡人)/栗原一止x榛名(神的病历本) 如有不喜 赶紧点X 23333

 

 

“我要说,要做医生,恰好要做身患不治者的医生,甚至要进一步;一个医生如果一开头就接受了“无法治愈”这个概念,他就抛弃了自己的使命,临战之前已经缴械投降。”
——茨威格


早上六点半,清晨的薄雾渐渐消散,随着日光大亮,夏日特有的灼热也愈发蒸腾起来。
医科大门口的早餐铺,人满为患,红发和金发的男孩对坐埋头吃吃吃。
“诶毛毛,可以选的话,你打算先去哪实习?”
乔丹小心翼翼地咬了一口包子顶端,吹了吹,头也不抬地回了句,“那当然是外科,康师傅带内科啊,我还没有做好被她骂死的准备。”
见一撇撇嘴以示不满,他倒是挺想去内科的,据说妹子很多啊哈哈哈,已经搬到北区的孙璟和秋瞳就去内科实习了,不过康师傅……他打了个哆嗦,还是不要的好,该护士长出了名的变态,曾经有半天骂哭四个科室实习生的战绩,而且不论男女。
在心底默默地祝福孙璟秋瞳好运的见一舀了勺皮蛋瘦肉粥吹凉,想到乔丹家里的情况,又皱皱眉,“你是不是想先去心胸外科啊?”
乔丹点点头,满足地啊呜一声啃下已经凉了的灌汤包,稀里哗啦地把粥喝完。“我好了,你快点吃。我听说外科的医师们都带了实习生的,不能比学姐学长去得晚啊。”
见一咬着筷子头纠结地看了他一眼,心想自己也跟着乔丹去心胸外科好了,反正他也不可能在医科大遇到想见的那个人……见一垂下眼,在心底默默叹了口气,也开始狂喝粥吃包子。
吃完早饭已经差不多七点,他们各自拎起包,进了二附院先去找分配给他们的带教老师。
老师叫林琛,是个神色温和戴着银边眼镜的中医外科临床医师,出乎乔丹和见一意料的是,老师居然早就在大厅等着他们了。
乔丹在心里默默翻个白眼,同时不动声色地给了见一一个肘拐,见一吃痛,摸着肋骨眼泪汪汪地看着他,乔丹动动嘴皮,无声地说了句“让你丫吃得慢”,见一不再说话,一脸怨念地走近耐心等待他俩的林琛。
“老师好。”两人鞠躬问好,林琛带着点羞涩笑笑,连忙摆摆手,“不用这么客气的,你们是住南区的大三生对吗?”
他们本科生一般都住在南区宿舍,而研究生与留学生大多住在北区,而宿舍都是四人一间,偶尔会有三人两人的,孙璟和秋瞳就是特殊的两人一室。
想到这里乔丹也有点怨念,为毛线同样是大三的孙璟和秋瞳已经可以实习了,可他们还得等到大五啊?硕本连读好烦,还要在著名医学刊物上发表论文什么的他们医学院才准许继续考研……
“啊是的,林老师,我见一,他——”乔丹忽然被顶了一下肋骨,他抽了口冷气,横眉竖目望过去,见一冲他龇着牙笑笑,指着他向林琛说,“他乔丹。”
乔丹看着林琛惊讶的神色,认命地开始第不知道多少次的腹诽。

他爹乔不群起得一手好名,在他娘徐敏容生他的时候,医院电视正在转播飞人“三双”的传奇赛季,他爹在乔皇一路高歌猛进带领公牛正面刚掉菲尼克斯太阳的时候护士抱着他出来了,“这娃叫什么名字?”护士长满脸慈祥地问他爹,他爹捏着拳头站起来,注视着电视屏幕,满怀激情地抱起儿子,“乔丹!”而他娘因为觉得丹这个字很好于是居!然!同!意!了!
当然,性格赤忱真的就像“丹心碧血”一样是个巧合,一头天生红发是个巧合,和乔丹一样对打篮球有着狂热爱好还是个巧合。——乔丹一直如是安慰自己。
乔丹大大方方地笑着和林琛对视,“对,林老师,我叫乔丹。”
林琛很快反应了过来,含笑向他俩点点头,从经过的护士手里拿过病例簿,“都是很好的名字。不过现在我们没时间寒暄了,你们俩还有你们姓祁的舍友向学校申请的见习都是外科,今天早上九点正好有一位冠脉病变的患者要进行搭桥,我就先带你们去看看,让你们对心外这个年轻学科有个比较具体的了解。”
乔丹见一当然没什么意见,祁放那货今天又撩小报告去学车了,所以目前林琛只需要带着他们俩上今天的见习就行。
反正乔丹对一切关于心外的医学都无比热忱,毕竟他不仅是想救自己患有先心的爸爸那么简单而已。
乔不群五年前在饭桌上忽然倒下,被查出开始频频涌现的先心带来的各种并发症,然而稀有血型让心脏移植变得不切实际,而乔不群个人更偏向药物治疗,因此一直住在家里疗养,还老和徐敏容秀恩爱,立誓闪瞎两个单身狗儿子的狗眼。
然而因为主心骨病倒,所以乔家的一切事务都交由长子徐易打理。
说起来这对父母也是有够奇葩,大儿子随母姓入徐家宗祠户口,小儿子和父姓名字还异常引人误会,而且徐易比乔丹大了六岁,两人一起走出去经常有人问徐易“哟你儿子都那么大啦”。
言归正传,乔丹正是因为父亲的病决定学医,然而在和医学名词痛苦斗争的同时,他大量阅读了许多医学专家的著述,而正是这些解决了诸多疑难杂症的医生们,让几度想放弃的乔丹咬牙坚持到了可以开始见习的大三。
对于乔丹来说,能把课本上平淡无奇的知识运用到对病人病灶的诊断上来,毫无疑问是非常让他精神一振的事情。
而对于见一来说,他一向是个比较随遇而安的人,学医是因为掷硬币,而内外科是因为朋友们的建议,他有那个能力与头脑,可以将很多复杂的事情简单化,所以一路走到大三,准备开始见习,却也并不像时刻打满鸡血的乔丹如此紧张兴奋。
但当大五的见一做第一次临床麻醉实习时再一次看到了那个他一直在等的人,冷淡如冰雪的眼睛在看到他的那一瞬间如被融化般亮得不可思议,他忽然之间就从慌乱与茫然中理出了头绪,同时也准确无误地明白了自己的心。
原来世间所有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原来六岁的我和十一岁的你,二十三岁的我和二十八岁的你,都是冥冥之中早已注定。

林琛带着两个大学生到了住院部,当他们走进患者病房时,三个人都极其意外地“咦”了一声。
患者床前站着一个人,脊背笔直,白袍上方是黑衬衫浆过的立领,更衬得露出的一小截脖子极白,这人看上去像是患者的主治医师,只是双手都插在兜里,背影都带着点并不平易近人的高傲。
他听到有人出声,于是微微拧着眉往后瞥了眼,乔丹因为他的眼神一怔,心说这主治医师好年轻,林琛已经反应过来,在旁边开口解围,“乔丹,见一,这位是患者的主治医师,贺天,贺医生。”
贺天继续低声和患者交谈,并没有理会他们,林琛明显习以为常,只是拿着报告,耐心地等贺天说完。而他身边的乔丹和见一对视一眼,彼此都看出了对方眼神中的惊叹。
医学院人才济济他们是亲身体验过的,然而附属院的传奇人物们明显比济济人才更为可怕,这个贺天看上去和他们差不多大,居然已经是主治医师了,而且负责的还是心外这种极其需要个人能力与团队协作的科目。
这么说来,脾气差些为人冷淡点……还算可以忍受。
好一会,贺天才和患者结束对话,转过头对林琛示意了一下,于是林琛带着两人上前观摩。
乔丹见他没有走的意思,眼神带点漠然地看着他俩,明显是要听听他们的看法;乔丹不敢再看他,手心渐渐泅出了汗,开始聚精会神地盯着患者。
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发自内心地不想在这个人面前出糗。
乔丹仔细观察了一下患者,又比对了心电图和病历,紫绀、呼吸急促、心音弱,非常符合课本上都有提到过的急性心功能不全的症状表现,而年龄太小也许需要进行动脉搭桥……?
“你,先说。”贺天忽然在一旁扬了扬下巴,示意乔丹先开口。
我先?我我我我先?有没有搞错……乔丹惊讶地看了他一眼,紧张地咽咽口水,清了清嗓子,反而把躺在床上虚弱的患者和一旁的林琛逗笑了。
“呃……患者应该是伴有心功能不全的冠心病,从长期来看,做动脉搭桥是更好的选择,而在搭桥前需要先进行ACS血运重建术,促进心肌修复。”他吐出口气,“总的来说……手术难度很大。”
最后一句话说出来乔丹就很想给自己一个嘴巴子,当着患者说的哪门子大实话……果然,患者脸上的笑容明显变少了,就连林琛都皱了皱眉。
贺天倒是没什么表情,只是冷哼一声,几不可察地点点头。
见一自觉地接着说出了差不多的结论,但天生的撩妹技能直接上线,又说了好多句漂亮话,让患者放松了一些。
护士八点半就进来准备进行麻醉了,林琛见状赶紧把他俩带走,鬼使神差的,一脸囧的乔丹咬着嘴唇低声对贺天说了一句“希望您手术顺利”,跟在见一后面蔫蔫地走了出去。
贺天目送他走出去,意味不明地笑笑。

他们跟着林琛又去了两三个患者的房间一一看过,没有再遇见主治医师,倒是趁着还有时间又去胸外科主任医师那里走了几圈,林琛在和他闲聊的过程中,一脸拘谨地背手站着的两个见习生偶然捕捉到了几个关键词。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胸外天才”、“空降二附”……还有关于他们学院的某个法医教育学的暗黑萝莉的吐槽,类似于“怎么能吃着鸭肠解剖大体老师呢这是对大体大大的不敬”之类的话。
两人死命忍着笑,觉得自己胸腔都要憋炸了,从内心深处觉得初次见习还是很愉快的。
中午十二点半,林琛将他们带到电梯门前,细心地问了问见习的心得,见一笑嘻嘻的,可刚刚因为说错话而心情不算得太好的乔丹依旧有点垂头丧气。
康师傅忽然从背后幽幽冒出来,“小林,去吃饭么?”
尖利的女声吓得乔丹差点撞到垃圾桶,见一重重抖了抖,两人战战兢兢地头也不敢抬,回过头说了句“康护好”,然后默默地让开了,目送林琛和康师傅先上了电梯。
等到电梯门合上,两人大眼瞪小眼,不约而同都松了口气。
等下一部电梯的时候,见一看到乔丹紧紧皱着眉,还不自觉地开始咬起手指,不由好笑地掐掐他的脸,“毛毛,想什么呢?”
乔丹看他一眼,没说话,又转回头看向电梯口越来越大的数字,等快到他们这一层了,才犹豫地挠挠脸,“我想回第一个患者那看看,刚刚……”
见一忽然接到祁放的电话,两人商议着中午去吃小龙虾,见一听到他说的话,倒是没怎么走心,问了句你去不去,得到否定回答后耸耸肩,“你不用想那么多,不过想去就去吧,他们应该已经做完了。”
乔丹点点头,往住院部跑去,想了想,忽然又急刹车,转身对见一说了句,“诶你别忘了给我打包一盒回来!”

他气喘吁吁地跑了两层楼,到了患者病房门口,撑着墙站直了,往里头一看,心脏猛地抽紧,床上空无一人。
“人在ICU,术后知识你们没学吗。”
身后突然传出个声音,吓得他一悚,气都快要喘不匀。
脸上还带着一次性口罩的贺天噙着点像嘲讽的笑意,慢条斯理地拆掉手套,随手扔在垃圾桶里,转身往电梯走去。
乔丹还没反应过来,呆呆地跟着他一起下了电梯。
两人一前一后,走到了主治医师的诊室里,期间各种带着探究和好奇的目光纷纷向他瞟来,乔丹更加窘迫地死死咬着嘴唇。
贺天神情自若,径自走进去开始细致地洗手,边洗边开口。
“你判断的很快,基础知识过得去,这例冠心病患介入难度的确大,手术风险也高,你说的都是实话。”他撤开手拿了纸巾,“医生的职责,说白了就是救死扶伤,只用理性的数据说话,而不是用好话和感情动人。如果信心可以治病的话,那还要医药干嘛?你要做的是医生,而不是扮演家属,心外的手术一直是高风险,你完全不需要太从患者角度考虑问题。”
乔丹默默地点点头,准备离开。
贺天将纸巾丢了,坐在办公椅里开始写报告,头也不抬,“咬嘴唇容易引起唇炎和突牙,咬手指不卫生也容易引发寄生虫病和手指畸形,想做一个医生,你得先以身作则。”
听他说完,乔丹的脸都快变得和头发一个颜色了。
“我知道了,谢谢。”
贺天直到他慢慢离开,也没有再说过一句话,只是动也不动地写着。
当他带上门,贺天这才停了笔。
便笺纸上只有两个字。
——乔丹。

两年后。
仍是早晨六点半,那个早餐铺。
眉眼沉稳很多的乔丹与见一依旧埋头吃吃吃,吃好之后又是差不多七点的时分,再次拎起包,两人熟稔地进了二附和林琛会合,彼此打了招呼。
乔丹有点迫不及待地跟着林琛往心外走去,见一眼带戏谑地瞥他一眼,被涨红了脸的乔丹打了一拳。
他在心外诊室站了片刻,尽力缓缓自己莫名其妙又急促起来的呼吸。
敲敲门,得到一句“进来”后推门进去,只见一个发须皆白的白大褂老头正和贺天谈笑风生,那张对着他们总有些不苟言笑的脸甚至泛上些柔和的笑意。
他有点囧,猛地鞠了一躬。
“贺医生好,……医生好,我是来心外实习的,我是研一的——”
“乔丹。”
贺天在心底默默接了一句,与此同时,乔丹也自报了姓名。
好久不见。